司法参与基层治理的路径选择 宁夏高院乡村治理调查报告出炉始末(之一)
2021-09-29 12:53:57 来源: 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

  黄河九曲十八弯,流经宁夏时拐出一个“几”字形大弯,留下“塞上江南鱼米乡”,更孕育了悠久的黄河文明。这里也是“丝绸之路”的重要一站,自古以来就是内接中原、西通西域、北连大漠、各民族南来北往频繁的地区。随着党的十九大吹响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号角,一幅幅城乡融合、产业发展、民生改善的美好图景正在这片沃土上徐徐铺展。

  “举全党全社会之力推动乡村振兴,促进农业高质高效、乡村宜居宜业、农民富裕富足”,是党中央的决策部署,也是人民法院的行动指南。宁夏回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主动出击,对辖区乡村社会治理情况开展专题调研,全面审视问题困难和短板弱项,并对症施治,开具乡村善治的“千金要方”,接续推进脱贫地区发展和乡村全面振兴。

  2020年6月至9月,宁夏高院党组书记、院长沙闻麟以全区法院61个农村派出法庭和辖区乡镇为“根据地”,辗转103个乡镇、22个行政村,先后召开有728名乡村干部参加的座谈会29场,最终形成1.5万余字的《乡村治理之疾不治恐深——宁夏乡村社会治理调查报告》,得到最高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周强等领导批示。报告内容被相继吸纳到自治区党委基层治理经验交流会、2021年7月全国高级法院院长座谈会的相关决策部署中,为人民法院有效参与基层治理提供了重要认识论和方法论。

  闽宁法庭服务移民群体安居乐业

  宁夏永宁县闽宁村,是东西部对口扶贫协作的移民村庄,20余年来,从风吹石头跑、地上不长草的贫困小村庄发展成为6万余人的现代化小镇,闽宁村也升级为闽宁镇。在闽宁镇垦良田于荒漠、变荒原为绿洲的进程中,2014年7月,永宁县人民法院闽宁镇人民法庭挂牌成立。

  2020年7月3日,沙闻麟来到闽宁,听取闽宁法庭助力脱贫攻坚、参与社会治理的工作汇报,并与镇主要领导、派出所、司法所、镇综治中心的工作人员座谈。他对基层存在的困难和工作的“瓶颈”了如指掌,提出的建议也切中肯綮。

  例如,针对闽宁婚姻家庭案件较多的实际,沙闻麟会调研婚姻家庭案件占比多少,主要矛盾点在哪里;听到存在彩礼过高问题的答复后,就进一步调研彩礼一般是多少。

  闽宁法庭庭长董琳说,当地彩礼动辄十几、二十几万元。这个金额在大城市可能不高,但与当地人均收入相比,就有可能导致一个家庭为了支付这些彩礼而背上外债。审判实践中,有的离婚案件当事人争取女儿抚养权考虑的竟是孩子成年后的彩礼钱。

  正是看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沙闻麟指出,当前农村婚姻家庭关系之所以脆弱,高额彩礼是重要诱因。调查发现,宁夏农村的彩礼普遍高于10万元,最高达30万元以上,且贫困地区、民族聚居区偏高,一些地方还要求男方在县城买房、买车,举债结婚、结婚返贫现象屡见不鲜。这种高成本的婚姻往往导致男方家庭陷入经济危机,群众比喻为“搬倒石头累倒山”,也为家庭纠纷埋下矛盾隐患,经济窘境致家庭琐事升级为人身攻击甚至家庭暴力,最终夫妻感情破裂。

  “法安天下,德润人心。”推进移风易俗,表面看是行为习惯的改变,本质上是价值观念的重塑。沙闻麟强调,人民法庭作为司法“桥头堡”,要坚持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优秀传统文化结合起来,为乡村振兴提供润物无声的道德教化和文化滋养。

  在董琳的印象中,劳资纠纷案件也是沙闻麟在闽宁的调研重点。当地中小微企业用工不规范,常常不签合同就开始用工。一旦产生纠纷,劳动者就会因为没有合同而陷入维权困境。针对审判实践中暴露的这一问题,闽宁法庭一方面指导村委会制定合同模板,组织劳动者在用工之前,先签订合同再开工;另一方面,深入车间厂房,对企业管理人员和员工进行相关法律培训,提出整改建议。

  沙闻麟调研指出,土地流转常态化极大地解放了农村劳动力,外出打工成为农民主要增收途径,但劳资纠纷呈现高发态势,给群众增收带来重大风险。2019年,宁夏全区人民法庭受理劳资纠纷案件2399起,占新收案件的7.94%。其中,仅有约25%的案件能够得到有效执行。

  农民工的血汗钱为何屡屡受到侵犯?沙闻麟认为,其症结在于就业压力大、行业风险高及维权能力弱。对此类乡村高发的矛盾纠纷,人民法院要坚持未病先防,健全矛盾纠纷排查预警和前端化解机制。定期汇总、分析、研判辖区矛盾纠纷线索,搞清动向、走势,切实提高排查工作的前瞻性、预见性和科学性。

  目前,闽宁法庭已和派出所、司法所、综治中心、村委会等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定期会商研判矛盾走势,并借助线上一体化解纷平台联合化解群访类案件9起。(文 《中国审判》黄晓云)

责任编辑:张洁龙